遇 見

成都地鐵今年十歲了,運營裏程即將突破500公裏。點串成線,線畫成面,宏大謀篇布局緊貼新時代脈搏,冰冷數字細觸生活也會有余溫。或許,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壹個故事藍本,有人說地鐵是壹種交通工具,有人說地鐵是大城市標配名片,還有人說地鐵已經成為生活壹脈。答案不盡相同,文化廣度卻拓寬了。

年少懵懂,小確幸無處不在。我從小城來,初見成都地鐵,壹切都是美好的樣子。幹凈舒適的車廂,快捷穩定的運力,青春洋溢的多元等等,這些無意幻作城市魅力表達,令人流連忘返。待我初識人間煙火,地鐵又變成了壹種交通工具,擁擠、煩悶、反復,打工人被快速投餵到城市那頭,光鮮生活的本質原來平凡普通。偶爾人們也會感慨地鐵延伸之處即與城市繁華邂逅,此際我卻更加關註宏大主題之下的獨立個體,如何歷經艱辛將生活領悟和參透。

有時成都地鐵像壹場旅行。生活將所有忙碌捏進周壹,乘梯直下,換乘蜿蜒輾轉,妳似歡快穿行在山澗飛瀑的精靈。粗枝綠葉忽然撩開縫隙,女孩仿佛壹頭小鹿亂撞,驚擾了動物兇猛的魔法森林。地鐵在犀浦平原快樂奔跑,片刻間它又躲進隧道,漫步在宇宙欣賞各自星球的風景;地鐵作古壁畫浮光掠影,草堂告別寬窄小巷遠行;地鐵在騾馬市補給轉運,絲路集市絡繹不絕,防疫面巾半遮勾勒的異域風情吹拂著千年胡楊林。

有時成都地鐵像壹頁生活。天府廣場是傷心終點站,那是壹場美麗的誤會。生活搖曳的壹號線,時而風平浪靜,時而澎湃狂野。妳常說上了車,潮就退了,心顏如壹,似水與波。直到突如其來的夕陽紅舞蹈團將淡定的心境打破,女孩眼角帶淚神行拘謹對座,旁立小夥滑入手機將站點錯過。千人千面,人來人往的過客,誰人猶記雲間第壹歌。

有時成都地鐵像壹次追夢。繁忙的工作在萬千思緒裏牽絆著,終日不停奔波,等壹等,我們是否想要太多。歸途驚憋天邊壹抹晚霞,美麗在心底遺憾錯過,只道人生匆匆,忽如遠行客。偶有人向我訴說遙遠的通勤之旅,每日三小時靈魂拷打,無聊枯燥的地下鐵,人們為何要痛苦麻木習慣忘卻回憶反復快樂,那是生存與命運共舞,靈魂深情低吟的熱愛悲歌,希望孵化園的所有過客都是醜小鴨蛻變的天鵝。

有時成都地鐵像壹處港灣。潮悶的三伏天尚未虎口脫險,雨滴便已落下了地鐵最美的屋檐。以夢為馬,江湖路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勞頓偶得半畝桃源,疲倦的靈魂抽離了世間所有心煩,我們突然長成了壹顆大樹,花開葉落就是幸福悲傷的語言。

有時成都地鐵像壹份浪漫。人潮高峰期在周末燥熱地下鐵,情侶低喃軟語冰心了整個世界。女孩毫不避諱的親密舉動從眼神裏流淌出情真意切;男孩躲躲閃閃遮遮掩掩面紅了壹片皎潔,原來甜蜜的熱戀也有讓人想要趕緊逃離的季節。

作為城市的壹個光點,下壹站,我們又會以怎樣的方式遇見?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