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神龜魂斷幸福島

(壹)

故鄉傍著溪流,我從小便喜歡釣魚。

物質貧乏的年代,壹根金竹竿都是奢侈。老輩子用火小心翼翼來回翻烤竹尖,然後再把竹竿用大石頭吊在屋檐房梁拉直,必須要用今年質地金黃的高粱桿做浮漂,外帶全憑經驗拿捏重量的壹丁點金屬牙膏皮做管墜,魚竿就做成了。

夏洪稍退,老輩子拿著魚竿帶領幾個小跟班沖向小溪。兒時的夏天炎熱又清新,節狀浮漂歡快的在水草豐美的湍急溪流中淺吟,時而輕停,時而垂頭,就在浮漂沈沒的壹瞬間,緊繃的魚線從浪花裏吃力的拉起了壹尾魚。

白白胖胖的好家夥在柔軟泥沙地裏拼命活蹦亂跳,光著腳丫瘋快跑去撿魚的我們豈知疼痛感,或許童年就是這樣簡單快樂。老輩子將魚兒養在瓦片交織的石缸,每次投餵玉米面,魚兒翻湧點映的金黃鱗光攪動著寧靜歲月的波紋,我好生羨慕。

我向父親討砍了金竹竿,自己跑去幾公裏外的供銷社購買魚線與鉤。我要模仿他,我帶著弟弟妹妹準備大幹壹場。壹個洪水尚未退卻的波濤翻滾日子,我站在高高的田坎上不明所以胡亂鉤起了壹條大魚。我慌張得不知如何處理,甚至忘了弟弟妹妹對我的崇拜有加。

我們跑回了家,大爸用菜籽油將大魚炸成金黃,我們三人壹人壹段,老弟說那是他成年以後至今猶記的美味。

成長途中,我記不清釣了多少魚。童年的快樂初心似乎已忘,不論大小的得失時刻影響著心境。“爆護”欣喜若狂,“空軍”無聊失望。釣魚變了?還是我們變了?這是壹門生活哲學。生計奔波,鮮有閑暇的我與釣魚漸行漸遠。

生活雖無魚,偶爾我也觀網羨魚。觀摩戶外直播捉魚,我總難免拾起潛藏心壑的山水田園情懷。這是壹份追憶童年的魂牽夢繞;壹份擺脫瑣碎的靈魂出逃;壹份思鄉歸土的終極禱告。我想起了條紋斑斕、奪目靚麗的“火燒板”(學名:寬鰭鱲),真是令人心馳神往!

爾後,我查閱現代釣魚技法。專業細致,我做的魚竿簡直原始又老土,打窩餌料更是難以啟齒提及。我相中了拋投竿,它可以精準拋投到山澗深潭最遠處,那片狹靜的水域充滿了神秘與大貨。

我把想法告訴了兵公子。村裏從小到大的兄弟基本都是釣魚能手。那時他正瘋狂迷戀釣魚,經常出沒於聞溪水庫與白龍江。我倆天天在社群演繹拋竿、收線、起魚,各種驚心動魄。面對我的紙上談兵,兵公子多次氣憤批評我是壹個“大水貨”,只聞聲不見人。因為他在我的極力勸說下,花巨資購置了路亞竿與兩個線輪,我卻遲遲不見行動。其實我也不想這樣,無奈囊中羞澀。

某次歸鄉,我與兵公子站在田坎上聊得火熱,大有指點江山、激揚文字之勢。不知何時大牛手托飯碗認真的將半個腦袋瓜子從後面湊了上來。

大牛:“兵公子,妳又在騷吹聞溪水庫有大貨了”。

兵公子:“那妳以為呢?上次拉魚,手都給我拉軟了”。

兵公子:“隔壁老幾釣了壹條幾十斤重的大貨,還讓我給他照相”。

大牛:“妳怕又在豁(騙)哥哥”。

兵公子:“不信,妳去問蛋子”。

大牛:“兵公子好久帶領我們走壹走哇”。

兵公子:“我們現在去都可以”。

我:“我們現在就去?”

兵公子自信的說:“妳以為呢”。

我:“男人就壹個字,幹”。

大牛驅車載我們殺向聞溪水庫,飛毛的車速像極了我們無法輕意按捺的焦躁內心,高潮的氣氛歡樂了山腰。現實往往事與願違,時值聞溪水庫蓄水,標點無法作釣。兵公子只好選了壹個橋墩,讓我們體驗臺釣,畢竟人都來了,總不可能白跑壹趟。

大牛說聞溪水庫是他釣魚生涯的傷心失意之所。此次空軍,其實我們都不想的。大牛上山攀摘八月瓜,下河摸捕溪澗魚,其到之處所向披靡,雖然我和兵公子都想極力維護他“山野之王”的神聖稱號,到頭來終是功敗垂成。

幸運的是,此次我初見了路亞釣具。柔硬適中的冷艷竿柄、機械工業設計感濃烈的線輪,做工精良,釣魚至寶。遠處僅有的標點被陌路老哥占領,他拋棄了同行的漂亮小姐姐,仍憑她如何生氣也不去安慰,壹個人金雞獨立於雜草亂枝岸垛,手竿輕揮,線行江心,我靜靜欣賞著天空與深山被劃破的寧靜。

兵公子突然淫蕩的笑了笑。“部長,妳看看人家”。

我靦腆小壞的笑了笑。“人家怎麽了”。

兵公子:“妳搞快點入手路亞”。

我繼續笑了笑。

壹個男人對稀奇古怪東西感興趣時,也許他真的老了。

(貳)

壹筆生意小賺,返回成都,我便入手了路亞。期間,我反復查閱資料,並向兵公子咨詢如何挑選魚竿與線輪。

兵公子告我,竿看碳素,輪要紡車。他始終認為我是壹個玩不轉水滴輪的男人。他以親身經歷告誡我,水滴輪對於新手來說,非常容易炸線。

我很想告訴他,“男人不能說不行。我可以的”。

短視頻釣友精確甩竿,多次令我熱血澎湃。但我還是用現實經驗先給了自己壹記耳光。男人做事要穩,不能太飄。

最終,我選擇了和弦老司機推薦的竿與紡車輪。色亮竿明,風騷無比。他曾說自己多年來魚沒釣到多少,壹只風雲雄霸天下的麒麟臂早已練就,我相信他的實力,估計老釣魚人的身份也裝不下去了。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路亞在手,天下我有。無奈工務繁忙,老夫暫且無法操練。閑暇時,我發現路亞真是壹門大學問。釣柄、線組、線輪、擬餌、目標魚,我都做了壹些大概的初步了解,以便日後理論指導實踐。間或無聊壹人擦拭魚竿、體驗手感,時刻幻想自己“全副武裝”登船拋竿,同馬口、鱖魚、翹嘴壹決高下。

時光荏苒。大牛“五壹勞動節”載我等兄弟歸村,大家商議再次征戰聞溪水庫。回家已是淩晨兩點,早晨七時群問無人作答,計劃只得再議。此時恰巧蛋子在樓下大聲呼喚,我便起身隨他征戰團結水庫去也。途間蛋子驚聞我晚睡早起,活力滿滿。我謙虛的對他說了壹句:“關鍵我是時間管理大師”。

初體驗總是青澀與充滿耐心。在我臺釣了接近半天左右光景才想起路亞竿。壹來老婆不斷致電,其誤以為我在家帶兒。空軍回歸,陳惶陳恐;二來老夫在此以蚯蚓為餌,釣得數尾三角峰,小兒可得壹碗鮮美魚湯,好不快活。

夕陽余輝。蛋子為路亞竿開光,同時饒有興趣指導了我如何綁線與拋竿。我本來基本也不差。掌握技巧後,我便開始拋竿。其實這裏沒有目標魚,但作為壹名小學生,我得先練練。

我終於理解和弦所說的麒麟臂鍛造,我不斷變換點位拋竿,燃燒卡路裏。面對壹望無際的水域,擬餌如同小行星在宇宙壹樣渺茫。這像壹幅風景,大自然的宏大、人類的渺小。第壹次打龜,讓我徹底明白了“月湧大江流”、“獨釣寒江雪”的唯美。

第二天,我來到縣城青江河練習。頭頂大太陽,滾燙的鵝卵石絲毫未讓我退卻。足足兩小時,三公裏路雲和月。多次掛底,最終第二次打龜。

回家後,我躺在沙發上仔細反思。馬口水中結伴出遊,難道是擬餌出了問題?我立即出門采購。此時,細兒竟說自己也去要釣魚。順水推舟,我帶他壹起出去。

晚間,我換上新餌打算再戰。家人散步健身,我路亞異曲同工,反正不用浮漂。老婆好奇,我順道帶她去河邊感受了壹下路亞釣法。青江河搖曳著廊橋燈火,爛漫夜色像咖啡館的霓虹音樂搭配紅酒杯。這是我第三次打龜。

翌日,兒子叫嚷著要釣魚。小長假無聊,老婆提議白龍湖遊玩。我立即帶上家夥,叫他們趕快下樓坐車。路途蜿蜒,風景倒也不錯。攔河成湖,巨山成島。車至目的地,我們卻不知如何是好?壹要安頓家人,二要釣點適合。

肚餓,我匆忙在湖邊咨詢船夫。他說載我們去壹個小島農家樂,食宿釣魚完全沒問題,妥妥壹條龍安排。行船途中,我隱約感覺欠妥。不出所料,我們去的地方是筏釣。飯罷酒足,我帶細兒去感受釣魚,怎想這小子壹出竿便中了壹條小小小小魚,後來他還有意向我提及此事,這於他定是壹段快樂回憶。我象征性試了試路亞,掛底剪線鎩羽。

終耗資七百余元乃去。作為最後的體面,我買了壹尾青魚。這是我第四次打龜。

思來想去,我得緊密團結壹位帶頭大哥:和弦。他多次邀我去升鐘湖破龜,可惜時間錯位,壹直未能成行。

至此,我已無心戀戰。淺嘗輒止也罷,從長計議也罷,反正操之過急萬萬不可。釣魚人鑄就的是心態。

後來,我越挫越勇,相繼在老家溪流多次打龜;在兵公子和大牛的共同見證下,於郫縣打龜,但這絲毫不影響我那日吃烤雞的心情。

(叁)

過年期間,老冬多次於幸福島路亞有所斬獲。心動不已,本人向來極力推崇健康生活,路亞恰好就是壹項綠色的運動。約好,我們便驅車前往。

老冬壹直擔心魚口與活性問題,他似乎從來不擔心打龜之事,他甚至仔細詢問了我的線組與拋竿,我壹聽便知今天來對了,破龜指日可待,正確指引是通往成功的捷徑。

地點與上次不同,再戰白龍湖果然不同凡響,必須信心滿滿。老冬裝備齊全,事前還補充了壹罐紅牛,走位甩竿競技感範兒十足,竿尖咻咻強而有力。相較之下,我略顯拘謹猥瑣,甩竿不敢過度用力,甚怕操作不當導致竿體斷裂。明顯不夠激情,我必須努力使自己保持血液興奮才行,畢竟路亞釣法要壹直不停尋找目標魚。

說是遲那是快,老冬上魚讓人有些遂不及防,可惜我沒親眼見證魚兒咬口過程。目標魚是壹顆強效定心丸,我開始大膽甩竿嘗試。擬餌在水中遊弋的樣子真美,清澈水底偶爾竟有幾尾翹嘴追逐挑釁,我狠不得自己代替擬餌擺動引誘,讓魚兒猛啃壹口。

魚兒活性太低,老冬在筏上試釣壹圈後說道。長時間的壹無所獲,對於我這類人來說很容易喪失信心,特別是太陽已將我曬得全身油化,雖然我還愈發堅定的在原處猛然甩竿。恍然神移,湖面上最美的拋物線數次緩緩落下,慢慢攪動紡車輪仿若用心編織每壹秒生活,遠方天邊偶爾有幾只大雁蒼勁飛過。

離開幸福島,途經青川縣城。東橋巨大黃銅熊貓搬走了;崖巴中學石墻變成了漂亮的浮雕;通往黃坪的陡坡平緩了;年少懵懂的同學在黃坪大橋下以蛇祭天、歃血為盟,大家明言兄弟夥有錢要掏出來壹起用;貧窮的我春遊後無錢坐車回家,在黃坪場鎮劃空檔打麻將杠上花後欣喜激動;班草在黃坪轉彎的第壹個陡坡騎賽車載翻了心中暗戀許久的姑娘。車速輕快,曾經壹幕幕我長大的小城,悵然若失。

這是我第N次打龜。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