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兒習武

早晨,我與妻子一道陪同細兒習武。坤坤隨隊練習,動作生疏。

妻視問:“兒子把五步拳套路全忘了?”

我:“學習之事不可操之過急。”

妻:“習武多日,他還停留在初級班。真不像話!你平時要多督促他練習。”

我:“嗯。”

簡簡單單一句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平日,我下班回家大約七點。吃過飯,晚八點就是兒子上床睡覺的時段了。我偶爾也會讓坤坤練習一套五步拳,他高興時隨即而動;他不高興時,一頭蠻牛誰也使喚不了,即便我動武也不屈從。久而久之,督促就淡忘了。一來身心困乏的我想休娛片刻;二則自己想利用零碎時間搞點文藝寫作。

貌似這一切好像都是借口?時間就是乳溝,擠一擠總是有的。只不過我們要如何戰勝生活給人的疲態與迷茫,身不由已的多向度需求將奔向未來的我們拉扯得舉步維艱。

我們應該積極搶奪生活主導權?年長,我才漸漸明白人生的精力十分有限,我想要做的事情很多,一天的時間卻非常短暫。

兒子習武時日長,也不長。因為課時不多,間隔周期太遠。妻子想讓兒子用最短的時間取得出色的成績,現實如果沒有一種強有力的督促練習,這確實不易達成。學習需要發揮主觀能動性,完全依憑外力的教育能否讓他學會:處理問題的能力與方法、對待生活堅韌不拔的態度和毅力?我沈思良久。

妻子所言也並非毫無道理。學習必須樹立既定目標,不以成果衡量,如何鑒別過程行為。不下硬功夫、不刻苦練習,如何所成?

督促練習,培養堅定意誌;達到既定目標,反向鼓勵主觀能動性發揮。周而復始,業漸精進。教育似乎也是一個雙向互動。

師兄弟有模有樣打著五步拳,但見坤坤濫竽充數,我確實應該多多督促他。同時,我還想到了武館管理。如開展武術文化內涵課程、為每位學員單獨制定成長練習表單。坤坤入學幾月有余,他至今還不會背誦《武德訓》,吾身有責,武館亦失察。

遵武德者,武之宗也。古人謂:未曾學藝也學禮,未曾習武先習德,缺德者,不可予之學。喪禮者,不可教之武。習者應不謀利而秉大義,不畏強而舍已身。言當守千甚行,須善始終。平常本虛懷若谷,心意以精益求精。持之以恒,屬高尚之武德。以武強身,以德養性。

坤坤放課,情緒忽變,委屈黯然。妻問其故,他答:“別人都有奧特曼金卡。”

妻:“沒獎勵不要緊。下次我們多練習就會有的。”

兒子邊走邊哭。老師見狀不忍:“坤坤今日表現良好,老師也發你一張奧特曼金卡。”

我連忙上前婉拒老師心意。坤坤今天的表現不應該接受獎勵。

兒子仿佛不知內在邏輯關系。他接過老師的卡片便一個勁瘋跑起來。車輛繁多,待我們追上他後,我狠狠教育了他一番。

坤坤蹲地抽泣,鼻涕轉懸嘴邊,混與口水不停吹吐。我一直不明白兒子為何會有這種犯混的牛脾氣,爺爺奶奶寵溺塑造,還是天然基因本能使然,我們在原地待他發泄,強制可能導致心情郁結。

我:“爸爸理解你的失落和委屈。獎勵需要依靠努力獲得,哭泣不會讓人得到尊重。”

兒子越哭越大聲,或許他和我一樣擁有一顆極其敏感的心。

妻:“爸爸媽媽也曾遇到過失敗。失敗不可怕,人生會遇到很多次失敗。你是不是第一次失敗,不知道如何處理?”

妻:“你要學會接受失敗,下回我們一起努力戰勝它,好不好?”

妻子抱著兒子走了一會。他突然扭哭著要大大瓶礦泉水。他將小瓶礦泉水傾倒在地上。妻子激怒,狠狠打了他幾下。

“一瓶礦泉水雖然只要兩元錢,這也是爸爸媽媽辛辛苦苦賺錢換來的,你知道這是暴斂天物嗎?”

坤坤又開始吹吐鼻涕口水。此時,父母來電催促我們回家吃飯,兒子竟然已經糾纏了近一個鐘頭。我急忙上前寬慰他趕快回家。

坤坤:“我不回去。”

我嚴肅的推了推他肩膀:“快點走。”

坤坤:“我不走。”

我:“爸爸要生氣了!”

坤坤高揚著頭:“你打!我不疼。”

我壓制不住胸中怒火,氣急敗壞扒開他的褲子。啪一聲,打擊屁股的發麻手掌竟感輕微灼燒。力道可能過於兇猛,坤坤歇斯底裏的沖向了地鐵。

地鐵通道有一段緩長下坡,我小跑緊跟坤坤,心態漸漸平復。兒子剛剛經歷了慘痛的混合雙打。暴力永遠不是我們解決問題的方法,此情此景,成年人難道只能束手無策嗎?或許愛就是一種奇妙並且難以描述的心理反應。他受了委屈不知如何表達;他又想通過無理取鬧滿足自己的小小需求來驗證我們會給他安慰。

2 comments / Add your comment below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