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咤鬧海

臨近周末,鋒會網頁才制作完。除了紀念喝酒,也為生活增添幾分別樣誌趣。兄弟們對此好評如潮。輝總提議大家聚一聚。櫻桃紅肥,待君采拮。

不巧,幼園推出兒童戲劇觀賞活動。我未多想便報了名。一則孩子開眼界;二則傳統文化熏陶。采摘櫻桃暫時拋諸腦後,周六陪兒子習武,周日陪兒子看戲。

同時,嶽父嶽母想念乖孫,打算周六探望坤坤。母親帶病在身,讓我張羅飯菜。留家做菜,兒子數周未曾練拳,恐怕自廢武功;堅持習武,母親又不可操勞。諸事顧全,決擇艱難。幸運的是,探望之事最終改在下午,我能夠應付。

周六清晨,我同往常一樣攜兒坐車前往武館。純數字車牌是老司機才擁有,此人開起車來卻像新手。不停變道超車,我坐後排明顯感覺急停慣性帶來的陣陣頭暈。兒子在旁叫嚷著暈車想吐。

一個優秀司機應該讓乘客感到舒適,或許生活的壓力讓他不敢片刻悠閑,亦或性格使然。看著兒子難受的表情,我連忙開了一點車窗透氣。我想起了自己小時候暈車,腦子天旋地轉。

兒子最終還是吐了。幸虧我早早準備好塑料袋,否則肯定會道歉折財。此狀,我已無心習武之事。即刻返歸,我們又快到武館。既來之則安之。我們到了武館,視兒子狀態再作決定。

下車一路,我詢問兒子身體是否異樣,告誡他吃飯應一心一意多咀嚼,不暴飲暴食,平時要多運動。爺爺奶奶嬌慣的不良飲食習慣,一度讓我感覺兒子腸胃消化能力不好。當然,暈車是一個復合性問題。我也存在麻痹大意思想,早點開窗透氣,提醒司機均速行車,事情也許並不會如此糟糕。

我到武館餵坤坤喝了一些溫水。兒子依舊抱恙。我們休息片刻又返程了。

歸家的公交車還算平穩,兒子看上去好多了。豈料,進站一個急彎。兒子叫嚷了幾聲,我還未拿出塑料袋,他沒忍住吐了出來。公交車滿地狼藉,我連忙向司機道歉,詢問如何處理,我可以打掃。司機見我一大男人帶孩子,沒有責怪,他讓我們趕快下車。我擦拭兒子身上的汙穢羹渣,旁邊有老年人遞給我幾張紙巾,那一刻我突然感受到一座城市還有余溫。

我連忙帶兒子歸家休息。餵溫水,時刻觀察他的情況。小家夥片刻間又生龍活虎了。下午,嶽父嶽母和爸媽玩牌,我外出買菜做飯。晚間,大家高興團聚,我喝了二兩,醉意甚濃,倒頭就睡著了。

周日清晨,兒子有些抵觸外出。他說自己不想去看《哪咤鬧海》。我安慰他,“今日我們改坐地鐵,你不會暈車,爸爸一直陪著你。”兒子昨日暈車嘔吐兩次,我也心疼。勞累奔波,小小年紀應該承載如此之重嗎?捫心自問,為人父母,我們是否清楚自己給予孩子的人生指引到底兼顧誰的內心想法?小孩子無法選擇,父母卻不能不懂謙卑。不問結果,我只願兒子從小適應大城市的生活節奏,光陰不那麽無聊。

兒童戲劇館在寬窄巷。我曾在附近小住幾月,每晚散步好去處。誰能想到,我們再次見面的方式。巷子繁華如舊,我卻老了。

劇場首先為小朋友普及了戲曲行當生旦凈末醜、戲曲表演藝術手段唱念做打、川劇變臉等,我不奢望兒子弄懂,耳濡目染也好。大言慚愧,其實我也不懂戲劇。傳統文化為何式微,傳承與求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兒子在片場歡呼尖叫,毫無疑問,他很喜歡這部兒童戲劇;他總是這樣口是心非,令人啼笑皆非。我從小有意識給他講解一些傳統神話故事,大鬧天宮、哪咤鬧海、後羿射日等等。近似無功利性的文化基礎沈澱排上了用場,現場多幕劇情不用介紹,李靖、哪咤、龜丞相、太乙真人等角色,真人表演更加豐滿多樣。

劇中穿插了功夫熊貓、小豬佩琪等眾多現代笑果元素;蝦兵蟹將到臺下活捉童男童女,孩子們入戲的“害怕”極了。演出人員創新舞臺形式值得肯定,與此同時,過度使用網絡語言對劇幕藝術性解構值得警惕,小鮮肉等網語少兒不宜、不倫不類,這不僅是傳統戲劇在生存與藝術之間取舍沖突,更是現代傳媒影響之下如何保持個人極致藝術審美的探究。

太乙真人給哪咤傳授武藝,他們在舞臺煙霧裏環跑了幾圏,哪咤便長大了。兒子說那是換了一個演員,大家哄堂大笑。童言無忌。幽暗色調、可怖音樂營造東海龍宮,竹馬一就千裏路, 中國人喜歡留白意境,兒子的鑒賞能力也該好好培養。

人若失了想象,生活怎會有遠方?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