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生主:人生來去間之神悟

生有涯,而知無涯。此語似乎常被人用作勵誌學習。殊不知,有涯隨無涯,危險將要臨近!以莊子示人神悟之夫吹萬不同而使其自己的觀念,麵對有邊際的人生去追隨無邊際的知識必定不可能有違常識作鼓勵之解,無真宰順應自然方才為妙。隻道此知單純為知識,還是有情無形的道同為一之法?現實生活中我們追求各類新鮮刺激之識必損心神,悟道為一之法運籌於心之順還是同損嗎?殆哉!惶惶不可終日,役役不見心神之所歸,這不正是我們大多數人麵臨的精神困境嗎?

為善不去貪圖名聲,為惡不至於麵對刑戮屈辱,折中世事之譽與勿近刑事兩者之道(緣督以為經),那就可以保養身體,可以保全天性,可以修煉精神,可以享盡天年。

庖丁解牛遊刃有餘,技通神乎。旨在其所好者道,進乎技矣。始解牛,所見非全牛;三年之後,未嚐見全牛也。方今,神遇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今人也莫不於此。初學技作於小,細節把握完全方通事物全貌,然事物全貌通則靈活自如,故有事前,法神早運於心。此亦為道。忘我而覺全物,作而順應自然。

故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為何?莊子再舉一例右師乎介天與,而非人為。世界諸事甚多,我們不應明我之所明而非我之不明則他人能明之事。完整看待事物性狀、功名利祿諸等,在多者間隙中無為自得。

老聃死,秦失吊之,三號而出。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他們必定不能理解秦失之情。當來時,先生應時而來;當去時,先生順天而去。用天地萬物渾然為一而使其自己之視角觀之,安時而處順,哀樂不能入也。古者謂是帝之縣解,此亦是直麵生死的精神頓悟之順應自然。人雖如脂膏燃盡,火種(精神)卻傳了下來,不知其盡也。

養生主之題應該如何斷句?養生/主是為修養生(身心)的關鍵,還是養/生主:頤養我們身心的小小意識主宰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