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博二十八

(一)

賽博28星年。王寧變成了精神小夥。凡爾賽文學院畢業。經過重重考驗,王寧最終達成奮鬥者協議。大家尊稱他為:九九六。

這是努力工作的福報。賽博星係聯盟賞賜的高光榮耀。毫無疑問。王寧非常自律與優秀。

我該走了。零時星艦已到達泊位。你肯定沒見過星係最美的夜空?

光速飛行三小時。王寧到達羅伯特太空站。奮鬥者站在高台上大聲對奮鬥者喊:奧利給!奧利給!奧利給!重要的事情說三遍。王寧快速加入隊伍打螺絲。今天大家將把每日工作十六小時的極限拉滿。

暗無天日鬼車間,奪命銷魂流水線。和普通青年相比,王寧忙碌加倍,蜂群組織工作體驗前所未有,高度效率賦能幸福美滿。

“Duang!”工作隊伍突然有人躺平在地上。一位頭發蓬鬆的高管迅速上前探視。她捋了捋倒地男子的工牌:“打工人,快把他送到ICU搶救”。

王寧作為圍觀群眾,隱約感覺有些紮心:“老鐵,下一個倒下的人會不會是我?”

女高管蹲地又起身,豐滿凸顯的蜜桃臀令人不忍直視。作為羅伯特太空站氣氛組顏值擔當,她早已遠近聞名。純欲天花板,可甜可鹹。此時,她忽然調頭認真看向我。

女高管確認了眼神:“王寧?”

王寧心中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人生或許總是這樣。驚不驚喜。

王寧:“韓梅梅?”

女高管:“Em……”

王寧:“賽博人不騙賽博人。”

王寧:“韓梅梅,你別再迷戀哥了。哥隻是一個傳說。”

女高管:“滾犢子!普信男,誰給你的勇氣?”

王寧:“淡定。人艱不拆。”

女高管:“寧!友誼的小船別說翻就翻好嗎?我們周一見。”

(二)

這是王寧首次逃離羅伯特外出打醬油的一天。韓梅梅說我需要請假去骨科醫院。太空站組長龍熊寶並未多想了解一下。總之,世界那麽大,我想去看看。

韓梅梅今日穿著齊屁小短裙。她是思域老司機,車速很快。窗外漂浮的網抑雲偶爾讓人感到小確幸。王寧突然忍不住吐槽:“我們去哪裏?”

韓梅梅:“我們去秋名山打卡。你喜歡大海。”

王寧本想安靜的做個美男子,聽聞此語不禁怒從心起:“我們一起爬山嗎?明人不說暗話。”

韓梅梅:“你幸福嗎?”

王寧:”神馬都是浮雲。與你無關。”

韓梅梅:“你沒有等我長發及腰。”

王寧:”是你先做了頭發。”

韓梅梅:“你良心不會痛嗎?終究還是我一個人扛下了所有。”

王寧:”怪我咯?你真讓人漲姿勢。”

韓梅梅:”分手就分手,你為什麽帶走電飯煲?”

王寧:”人艱不拆。有些事說多了都是淚。”

韓梅梅:”我嫁給了李磊。”

王寧:“因為他爸是李剛?”

韓梅梅:”我那時候很傻很天真。跟你分手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決定。現在我不會再愛了。”

王寧:“納尼!不是有樓有高潮嗎?你也算實現了人生逆襲。”

韓梅梅:”你說話很黃很暴力耶!人家用小拳拳捶你胸口。”

王寧:“小仙女,請開始你的表演。”

韓梅梅:”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我們且行且珍惜。”

王寧:“有內味了。出來混始終要還。”

韓梅梅:“什麽仇什麽怨,你為什麽醬紫對我?”

王寧:“我不是祖安人,沒你們城裏人會玩。人生真是一場杯具,我以前還想偷電瓶車養你。阿西吧!我就是一條舔狗。”

王寧的話讓人有些破防。韓梅梅十動然拒:“這麽多年,時間都去哪了?你還是那麽逗,愛情其實隻是一場買賣。”

王寧:“次奧,我現在整個人都不好了。”

王寧婉拒了韓梅梅更進一步的爬山邀請。畫麵太美,他不敢看。此刻,他隻想靜靜。

(三)

靜靜是王寧老婆。作為隱形貧困人口,他們蝸居在D8城中村。王寧推門歸家,老婆正在蹲刷短視頻。

王寧:“你盆血不要久蹲傷腿。空了收拾收拾屋子。”

靜靜:“你就賺那點錢?我很難幫你辦事喔!王宜楷不同樣和你一起上班,你看看人家怎麽打造IP,掌握流量財富密碼。”

“王宜楷這個大燒餅!一天就知道故弄玄虛。”

王寧強忍蛋定,他本計劃今晚觀看的騎兵電影也隻能暫時棄坑。

湛藍貼紙與鏽跡斑斑金屬窗框剪裁的半角天空,一條幹直磨破了的碩大內褲斜套在衣架懸於頭頂之上,旁邊晾曬的胸罩鋼圈也變了形,王寧龜坐在門檻上默默點燃一根香煙。有誰知道哥抽的是寂寞。

(四)

一夜躁眠。王寧想找王宜楷尋仇。絕絕子,憤怒的情緒已經讓他忘了王宜楷是他大表哥。

羅伯特太空站人潮絡繹不絕。不明覺厲,又有一團吃瓜群眾在圍觀什麽?女高管韓梅梅在現場緊急指揮。王寧箭步上前求真相,原來是屌絲黃碧強過勞正被搶救,他為了葬愛家族真的蠻拚。

韓梅梅:“靚仔,Hold住!你還沒有實現人生小目標。”

黃碧強:“我隻是工具人而已。”

韓梅梅:“你不是工具人。你是後浪。”

黃碧強:“我讀書少,你別騙我。我現在隻想要秋天第一杯奶茶。”

韓梅梅:“這樣看來是我草率了。”。

黃碧強:“我不想努力了。富婆,求包養。”

韓梅梅:“你不要這樣無節操。”

黃碧強:“你在教我做事?”

韓梅梅:“毀三觀。”

黃碧強:“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打工的。”

韓梅梅:“你真是戲精。為何放棄治療。來人,快把他帶走!”

黃碧強:“我信春哥得永生。”

此情此情,王寧大為感慨,頓感菊緊。他鑽進人眾叫道:“強幾強幾,單身貴族,我是殺馬特寧。你還好嗎?我沒想到撩妹還有這種操作,深藏功與名。”

黃碧強:“寧,你不要腦洞大開。其實我也是萌新。你說我會火嗎?我要做網紅。”

王寧油膩回複:“強,相信自己,你闊以。”

(五)

忽然狂風大作,外層空間的火星射來一道光線,差點閃瞎大家的鈦合金狗眼。一個弓雖馬叉蟲的偉岸身影站在遠處沙雕之上,全程高能,一股霸氣隱隱約約外露。

王宜楷緩慢調轉了洗剪吹的發型道:“YYDS!”

王寧飲恨心中又無能為力。他像小學生一樣走向王宜楷:“大表哥,你碉堡了!”

王宜楷不屑:“騷年,表說火星文好嗎?你造嗎?強幾表碧蓮的行為讓我很有鴨梨,我在家躺著也中槍。常年道,不作死就不會死。”

王宜楷突然仰天長嘯:我求合體。走你!隨即一台地圖炮對黃碧強進行了降維打擊。

黃碧強隨即被人抬走。氣氛組稍作安靜。遠方卻傳來了龍熊寶的陣陣呼喊。

(六)

龍熊寶:“王寧,你這個大豬蹄子!你攤上大事了,快跑!”

李磊帶著大隊人馬正從遠處衝來。

說時遲那時快。王寧隻得無奈給王宜楷跪了,“dddd!”

王宜楷不明所以。王寧已威脅皮皮蝦說:我們走!

(七)

王寧被李磊跨省擒獲時,他正在旅館單手打字,他以為訪客是查水表的物業維修人員,結果是李磊請他喝茶。

王寧被帶到羅伯特太空站404號房。房內還有龍熊寶與韓梅梅。

李磊憤怒上前給了王寧幾個大嘴巴子。啪啪啪!

李磊:“你倆昨天有木有PY交易?”

王寧:“木有。”

李磊:“那她約你幹嘛。你們怎麽認識?”

王寧自帶主角光環:“我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你妹!”

李磊:“原來她是你妹!”

王寧正準備解釋,龍熊寶上前又扔了他一肩掌。“原來你是韓高管老哥啊!你丫的怎麽不早說。”

李磊:“看來是我想多了。梅梅昨晚說車壞在秋名山,她找人修好了。”

現場隻留下王寧一人很方。

(八)

王寧平安歸家的消息喜大普奔,王宜楷亦不用再操碎了心。王寧作為全村人的希望,王宜楷帶他進站打螺絲。王宜楷曾接過王父親手遞來的華子,肩上責任重大。作為同鄉,龍熊寶雖然也在羅伯特太空站,但他外出務工時間早,早已不是我們的兄弟。

此事遠沒有想象中那麽簡單。王宜楷托龍熊寶探視老弟扣押的消息,李磊就曾暗自指示王宜楷人肉王寧。信息量極大,誰叫王宜楷是零零七!

王宜楷想摸清事情來龍去脈。他約王寧晚間去燒烤攤腐敗。

王宜楷:“我懷疑你在開車,但是我沒證據。”

王寧:“你認為有這樣的好事?”

王宜楷:“你是一個有故事的男人。”

王寧:“人在廣東漂泊十年,我們早就涼涼了。”

王宜楷:“她喜歡高富帥。”

王寧:“這主要看氣質。”

王宜楷:“我也是醉了!”

王寧:“確實有錢就是任性,這是社會潛規則。”

王宜楷:“真香!”

王寧:“拚爹傷不起!好嗨喲,仿佛人生達到了高潮。”

王宜楷:“我節操碎了一地。”

王寧:“往事不堪回首。我太難了。”

王宜楷:“那你們最後做了什麽?”

王寧:“互相傷害。”

王宜楷:“你到底是時間管理大師還是賢者?”

王寧:“你別再說那些虎狼之詞。人間不值得。”

王宜楷:“究竟是誰幫韓梅梅修了車?”

王寧:“你又一言不合就開車。”

王宜楷:“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

(九)

回家路上,王寧收到羅伯特太空站的解聘簡訊。站方以他違背工作人員親屬關係為由將其解聘。王寧有些淚目。

王寧老婆靜靜早已在家等候多時。

靜靜:“你是魔鬼嗎?原來我一直被你安排的明明白白。”

王寧:“你不要自行腦補,我們什麽事都沒做過。”

靜靜:“你們有freestyle嗎?”

王寧:“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呢?”

靜靜:“我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

王寧:“事情都沒有實錘,你就甩鍋。”

靜靜:“嗬,男人。”

王寧:“原來愛真的會消失。”

靜靜:“好。我很醜,那我走!”

望著靜靜離開的背影,王寧一言不發的葛優躺進沙發。哪有歲月靜好,生活不過是滿地雞毛。

(十)

翌日一早,王宜楷做為老哥來勸架。

王宜楷:“靜靜離家出走的事,你家人都知道嗎?你還不趕快把她找回來。”

王寧:“靜靜是我見過最單純的女孩。當然是選擇原諒她了。其實寶寶心裏也很苦。”

王宜楷:“這些破事,你自己處理。我昨晚聽說你被優化了?”

王寧:“嗯嗯。”

王宜楷:“那你現在有什麽打算?不如從今天開始黃袍加身,當一名騎手也可大富大貴。”

王寧:“我信你個鬼。”

王宜楷:“那我先找龍熊寶算帳!”

(十一)

王宜楷徹查了王寧。原來他真是一個圖樣圖森破的小男孩。王宜楷回憶相關情節。極思細恐。那夜的秋名山上是否真有多人運動?

王宜楷帶著資料去見李磊之前,他與龍熊寶相約天台。

王宜楷:“為什麽空間站要優化王寧?”

龍熊寶:“腫麽了?他違背了工作人員親屬關係手冊細則。”

王宜楷:“你難道不知道他有木有違背?”

龍熊寶:“我確實不知道。”

王宜楷:“你知道的。”

龍熊寶:“你也知道的。”

王宜楷:“你知道的太多了。”

龍熊寶:“我們把格局打開,變更賽道難道不好嗎?今天你也將從偉大的空間站畢業。”

王宜楷哈哈大笑:“原來小醜是我?”

“狗帶吧~!王宜楷!”

一股硬核正能量忽然從遠處襲來!王宜楷躲閃不及被擊飛數尺。他用盡洪荒之力才單手抓住絕壁。

龍熊寶回頭夥呆:“黃碧強。你真TM是個狠人!”

黃碧強:“挖掘機技術哪家強?”

龍熊寶想拉王宜楷上來。奈何體力難支。

王宜楷漸漸鬆開了龍熊寶的手道:“熊。你懂的!886。”

他下墜時隱約有人聽見他默念:“元宇宙!”

至此以後,王宜楷仿佛徹底消失了。江湖中到處留傳著他的故事。唯獨王寧把他記在心上。

王寧認為大表哥還安然無恙。他應該穿越了。

他到處散發尋人啟示傳單。上麵寫著:“貧窮限製了我的想象。社會原來從不講武德。”

請大家為王宜楷蓋樓。不轉不是塞博人。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