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千嬌百態

妻子居家健康觀察結束的日子恰逢五月二十日。分隔兩地,妻子問我為何沒給她發紅包表示心跡?此月兒子武術培訓與保險費用預計八千,耗費巨大,我沉默半晌。

五月二十日:五二〇(諧音我愛你)。消費主義為什麽要迷惑人們賦予這個日子特殊涵義。或許人們平淡難耐的生活需要一點儀式感驚喜。隻是光棍節、七夕、情人節、三八女神節等紀念日太多太多,令人感覺疲於奔命。金錢是表達情感的重要支撐,金錢直接對等情感表達卻猶顯商品物質,一串蒼白空洞的數字能否代替情感金堅厚重?浮躁的現代生活,我們渴望的情感應該如何取態?

我以養兒耗資巨大為由塘塞;妻子以從未用度吾之錢財嬌嗔。如此來往交鋒數語,我還是決定發送紅包示愛,愛一個人真令人身不由已。

我正行事之際,妻言何不返鄉。時值周五晚間,周日複返成都猶顯匆匆。但見妻子眼神幾分期望於心不忍。夫君思妻情意切,愛妻出關急盼聚首。遂行,一場說走就走的雙向奔赴,五二一相對五二〇異曲同工。

周六早晨大雨滂沱,我與兒子因事差點錯過高鐵,好在狂奔百裏氣喘籲籲終於上車,返鄉落地排隊核酸檢測、輾轉換乘農村客運汽車,下午五時到家,一路無話。

妻子因公翌日午間歸家。周日早晨七時,我便到鎮上市場買菜,既為家人團聚又為妻子嚐鮮。買菜作罷乘車返村,我接父親電話才知兒子也在場鎮。我出門前臥床熟睡的兒子竟是假寐,他緊隨我其後殺了過來。他讓爺爺購買奧特曼卡片黑鑽版,他忍受不了網購的漫長運輸時間,玩樂之心迫不及待。

時間倉促,我讓母親在廚房幫忙打下手。身體抱恙的婆婆在外同兒子討著話說;父親騎著摩托不知蹤影;大佬在地裏收割小麥。

忙碌至中午,蒜香小龍蝦、火爆黃鱔、燒烤鯽魚、回鍋肉等滿滿一大桌菜畢。妻子嚐評菜品偏鹹。成都與川北的生活地域差異讓味覺稍有分別,更重要的或許還是我許久未做菜了,手藝生疏。

疲憊不言,作為完美主義者心性的我難免有些失落,總之隻能下次再改進,慢工出細活。

飯罷,妻子接通知下午四時回單位開會。我亦因應變化購票同時返蓉。期間,我讓妻子陪伴我片刻不從;其一人不厭煩困於沙發。

行車通往高鐵站。我懷抱乖兒一路凝窗。妻詢數語,我都兩字簡答。下車收拾行李,妻問我為什麽如此冷漠?我無視其狀冷複:跟你學的。

妻子熱情向我和兒子揮手作別,我一言不發頭也不回帶著兒子進了高鐵站。抵達蓉城,妻子來電似乎察覺到了異樣,她問我答,草草數語作罷;晚間視頻通話,亦草草數語作罷。

接連數日,我沒有與妻子分享任何生活日常,妻子晚間視頻通話也隻簡短幾句詢問兒子。我心裏十分清楚家庭不應該存在冷暴力,可我又不願意主動委身找尋和解契機。

我累了。

有日八時,送完兒子進校,我在地鐵偶想,辛勞工作與照顧兒子勞累,妻子缺位仍可接受,隻是一場雙向奔赴與認真用心換來的寥寥數語卻將我深深刺痛。我們隻是家庭生活工具?家的意義是什麽?家的情感紐帶怎樣維係?人不能離開物質,為什麽我們要逐漸被同化成物質,成年人的世界能不能不要隻有物質?我們還可以有愛麽?

或許是我錯了。那隻是妻子的本能。她醉心工作,丘山阻隔不能與家人經常聯係,大大咧咧理解不了家人的情感需要。她一直認為情感是沉默的珍貴,最好把情感療養交給時間而不是主動修複,是我多愁善感,是我有太多太多精神寂寞。

麵對生活與家庭,我們都不應該要求太多,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或許愛隻是一種易變的表麵感覺,家庭更多是厚重責任。

萬物千嬌百態,夫吹不同,請先多愛自己。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