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給母親的獼猴桃

朋友帶給我的那盒獼猴桃,擱桌上已經近一周了,今天看來,竟讓我有些煩惱。

獼猴桃對我而言,其實並不陌生。還記得兒時,父親每年都會從林場帶回一籮筐獼猴桃來,那時的我幾乎天天都會耗在籮筐裡,挨個挨個的捏一捏,若捏到了軟個,便會馬上吞下肚。遺憾的是,由於生病的緣故,如今我已無法再享受這份童趣了。

我呆呆的望著桌上的那盒獼猴桃,心裡就像有個疙瘩未消一樣,還是讓姐姐拿回家給孩子吃好了,可當我打電話告訴她時,她卻婉拒了。真讓人無言以對。我靜默的躺在沙發上,突然靈光一動。我可以把獼猴桃拿給母親,讓她好好品嘗一下,我想她一定會非常高興。縈繞在心裡的煩惱終於消失了,可我卻沒有半點兒欣喜,情緒反而更加低落了。

“為什麼我沒有首先想起自己的母親?也許是自己工作太忙,無暇顧及。但她來這邊做工已一月有餘,我也從未陪伴過她,這又如何解釋?”我不斷的反問自己。

我應該與母親多聯絡,週末再好好陪陪她,可不知為何,我們之間又好像沒有多少話題。為了那微薄收入和迷茫的未來,每天除了辛勤的工作外,更多時候,我都願意獨處,這就是我們進入社會獨立生活的必經階段嗎。母親,但願你能原諒兒子的這份委屈,而我卻始終無法原諒自己的遺忘。

我得馬上給母親送去,再順道去看看她。走在夜色沉醉的大街上,回想起每次與母親見面的情景,我突然哽咽了。

每次見面時,母親都會仰著頭,眼神真摯的問我,是否吃過飯了?待我說吃過了後,她還會重複再問我一次,真的吃過了嗎?然後,無論怎樣,她都會從口袋裡掏出那皺巴巴的十元錢,讓我去吃一碗面。而每次面對這一幕時,我都會刻意去躲避,因為我不怕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

我越走越慢,手中的獼猴桃也越來越輕。這麼多年來,我送給母親的唯一一樣東西,竟是這不足斤量的一盒獼猴桃。看著街上忙碌的身影,還不知母親的工作是否也很辛苦?畢竟她也老了,不該過於勞累。其實以家裡的狀況,母親是大可不必出來做工的,只是她再三請求,我也拗不過她,最後只得同意了。可誰又不知道,她還不是為了我。而面對這迷茫的現實,我又要何時才能承擔起兒子的這份責任呢。

站在母親做工的餐廳門外,但我並未叫她,而是靜靜的看著她,今晚她好像很閑,餐廳的燈光也很溫暖。待她發現後,我才笑著等她迎上來。

“你吃過飯了嗎?”她邊問邊準備從口袋裡掏錢。

“你呢?你肯定還沒有吃吧。”我反問道。

看著母親有些吱唔的樣子,我拉了拉她的胳膊說:“媽,那我們一起去吃面。”

 

作者

王宜楷文集

迫於生計,流浪成都,本博誌在分享個人雜文集子。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