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學生的一封信

離開學校已經快一周了,面對這種突如其來的生活斷殼,之前就有去想象應該怎樣去度過離開后的時日,可真面臨的時候,也并沒有那麼多臆想中的不習慣。在五一前的一周就本打算寫封告別的信,兩個班各復印一份,然后再親手交由你們,可能是那種離別的場面并不是人所愿見,也可能是那種情感也并不怎麼深層,還有可能是我不大喜歡去那樣刻意表達,最終我也沒有按照先前的計劃來做,就作罷了。這幾日閑暇下來,竟有學生傳短信說你為什麼不說一聲就走了呢,靜下來回想這次的做法,確實有失禮儀。為了表示歉意,還是在這里補上吧,希望你們能原諒,即使有很多同學不能看見,不愧對于心也就好了。

離別的話語講的太多會讓人覺得有泛泛之感,而如果太過于說教又則讓人厭煩,特別是面對你們,我不禁會失語。突然想到了剛到學校見習時,一位老師告訴我說:「別和學生靠的太近,太熟悉則不好管理」不過我并沒有聽從他的話,我始終認為師與學應該有一種方式去溝通,不應該太過于高高在上更不應該固步自封。但幾經溝通下來我才發現了諸多問題,心智與年齡無法逾越的隔阂始終迎繞著我們,也在這時我才發現那位老師話語的正確性,溝通的困難讓大多數人退卻了,進而不再愿意去理會。在和你們溝通的過程中,間或欣然,間或失落,間或生氣,但我都會一一去克服,可最終交流下來的人也不多了。在這里我真的很難再到想送給大家一封怎樣的信才算是最為合宜了?

還記得剛來時,上課總會有些緊張,講課的聲音很小,板書也很錯勁,但更要命的是你們對我的要求還很嚴厲,想著那會每次回家的路上都會有點害怕與擔心,擔心這樣差勁的表現會不會誤了你們的學業,不過你們也并沒有多怪罪于我,畢竟你們大多很貪玩,可能是本人在這方面還是有些天賦,在老師的指導下也竟能慢慢地熟練了起來,到后來面對你們也就輕松多了。還記得你們可愛模樣與頑皮,當然也有很多時候會有些不愉快,我說了許多臟話,對于這些我也只在這里能表示抱歉,這也是一個為人師表不應該做的事。還記得每每給你們課堂上說過的你們認為很深奧的話,不知你們是否用心去感受過,或者年長以后你們才能夠真正理解與體會。離開這些時日也沒來看過你們,也不知道你們還是以前那樣嗎,那日我來學校辦理離校手續時,有意地望了一眼你們的教室,恰巧還碰見了幾個教過的學生,也不知為何感覺生疏了不少,也可能是你們成長了的緣故吧。這兩個月的時間我也和你們一樣在成長,希望我從來沒有耽誤過你們的成長,那樣對我來說才是萬幸之事。

關于有學生問我不愿意讀書的事情,其實我也會很為難,畢竟我的年歲也不算長,許多事情也并不能有太多理解與感觸。只能說這是一種模式,人生的選擇有許多,每一條路都會有成功與失敗。其實你們能夠有這樣的思想也是很讓人值得贊揚的,畢竟作為青年的你們并不應該和年齡表現的格格不入,不要讓人過早地就覺得你們老氣橫秋,你們更應該有理想,有朝氣,對自己的人生有期望,但理想也必須以現實做基點,這其中你們還要學的還有很多,會有快樂也會有失落,但決不能不切實際的胡思亂想,它需要腳踏實地。學習是終生的事,并不應該過早的去厭煩與摒棄,可能你們也會說讀書就是為了考試,但對于這條較為公平的道路我們也只能在制度之內去依循。現今的年齡我們能做的事也只有學習,一則符合父母之教,二則應世代之變,這也是考驗和證明一個人能不能無所畏懼的去面對和做好一件事而已,每每聽見你們以自己不聰明,上學很差的藉口時,你們有沒有真正地反思過你們有沒有懷著負責地態度去辦好這件事呢?這樣擴散開來,我們連學習都應付不過來,何來應付生活與社會的強大壓力呢,學習也是培養心智、考驗責任、通向成熟的必經之路,等你們真正成熟的時候再去面對社會或許會更好,那樣才不會早早的遍體鱗傷,感概埋怨。

說了這多,長篇大論,話太絮叨。對于你們也就這么多吧,希望你們能好好地尊重你們人生中的每一位老師,畢竟教師是很艱辛的職業。對于這段時日,你們可能會很快忘記,也可能記憶永存,當然并不是你們不愿意去保存與珍視,只是它對于成長顯得太過于渺小,漸慢地會被時間所沖淡,希望你們在以后回憶的時候,還會有余香。對于這份我對你們的這份愛,希望你們也能安靜與坦然地接受。

 

作者

王宜楷文集

迫於生計,流浪成都,本博誌在分享個人雜文集子。

“給學生的一封信” 有 4 則評論

  1. 好文,最近想考教師證,就來參考了。可是做教師,是實在不得已的情況之下才去做的吧,又累又無意義,我猜如果我做了,不會是一個敬業又稱職的老師。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