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愁

「你是在騙我」面對他的小驚訝,我又淡淡的重複了兩次。

「我已經提交了辭呈,大概明天便會離開」。

「辭職的事,你怎麼從來都沒有向我提起過?」他恢復平靜後反問道,我未予回應,借機岔開話題,邀他去了速食店。

我們聊著瑣碎的生活,偶爾也插上幾句,我的去處,刻意回避反而讓人覺得尷尬。偶爾瞥見窗外熟悉而又繁華的景色,這裡又將變成回憶。

「對於我的突然離開,你是不是很驚訝?」我唐突的問道。

「沒想到你會走的這麼急。你走後,只怕是沒人與我說笑了,不知道又會遇到什麼人」。

也許是過慣了居無定所的日子,分別於我們而言,早就習以為常。呷了一口茶,我才發現,這段時日彌足珍貴。

為了不影響氣氛,回宿舍後,我並沒有收拾行李,而是同往常一樣,翻看著小說,他在旁邊玩著遊戲,不同的是今晚,我們都很沈默。直到臨睡前,他才忍不住開了口,談及我的作品與車票,我也反問了他,關於遊戲的一些樂趣,但寥寥數語後,便結束了話題。

翌日清晨,我收拾好行李,便把房門的鑰匙交給了他,回望空蕩蕩的房間,讓人既陌生又那麼熟悉。我用力的鎖上門,同他來到每天必經的分岔路,短暫道別後,他去了公司,漸漸消失在人眾中的身影,又開始了各奔東西。

歸途中,我竟然收到另一位同事傳來的短信,緣由此前並未將離開的消息,告知其他同事,關掉資訊,望著窗外不斷變化的景色與漸漸駛離的城市,或許成都也並不是不值得留戀,只不過你我終是過客,而這種在顛沛流離中所產生的情感,更是微乎其微。

抵達廣元是在傍晚,接朋友電話,邀我去藍橋,來不及停頓片刻,就赴約去了。許久未曾聯絡,竟也有些生疏,不過喝了幾盅,便又熱絡了起來。

「還記得去年嗎?你和我在藍橋喝酒。」一朋友突然向我提及。

「記得!記得……」

微醉的我,這時才想起那段幾乎要忘記的過去,望著冷冷的嘉陵江,不禁感慨無數。

去年冬天,我與你一起走在南河的深夜裡,還有冰冷的風。靜靜流淌的嘉陵江倒影著,岸邊冷豔的燈光,那晚我喝了很多,卻沒有醉,我不斷的向你吐露,心中長期壓抑的委屈,以及將來必要有一番作為。

此情此景,今夜看來,我卻淡然了,嘉陵江靜靜的向遠方流著,而我又該怎樣去開始新的生活,還記得臨走前與阿姨的那番對話,對於這樣的選擇,我至今都未曾後悔過。

「這裡的待遇已經很不錯了,你怎麼突然要回去?」她驚訝的問道。

我沒有多言,只淡淡的一句,「我想早些回去發展,不想呆在成都」。

「說實話,廣元有什麼好的,工資低,交通又不方便,關鍵是還沒有發展前景」她近乎生氣的說。

出於對長輩的敬重,我把內心想要說的話,全部憋了回去,遠遠的望著天空。她或許明白,自己終也是位過客,她或許明白,自己也曾想要安定的生活,只不過她已經回不去了,那種對故鄉的依戀,叫做鄉愁。

作者

王宜楷文集

迫於生計,流浪成都,本博誌在分享個人雜文集子。

“鄉愁” 有 2 則評論

  1. 回家乡有好有坏,好的是离家近,可以照顾一下父母;不好的是工资待遇和发展前景可能真的不如外面。我两年前也辞职回家乡了,工资真心不爽……

    1. 我是回了家鄉又出來工作了,待遇和發展前景確實太差了。兩難。小地方環境確實太差,有些人回家還不能適應,人際、社會等方面。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