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遺址公園:東河口記

為了緬懷與紀念「五壹二」地震的受難者,縣城專程選址在東河口修建地震遺址公園,很久就有打算去那看看,可出於種種原因卻壹直沒有成行,這次恰巧叔叔們也打算要去,故就順路去了。

還記得小時候在離東河口很近的鎮子上讀過小學,不過有時候人的記憶總會被成長所淹沒或者說距那些時日已經相去久遠,更何況地震的破壞,我苦苦追尋記憶的地標卻與現實反差太大,不過幸運的是最後還是依稀地發現與觸摸到了幾處與兒時記憶相符的老建築。完全翻新與缺少底蘊的新式建築讓我感覺太過於陌生,物換人是的心事由然而生,也可能這樣的災區新貌也才會讓人感覺到欣慰與溫暖。

幾經周轉才到達目的地,放眼遠去就和先前過去的人說的差不了多少,沒什麽特別的感受,就只有壹些簡單的紀念物。心裏只知這裏掩埋了壹個村莊全然沒有壹些敬畏之感,難道我就這麽狠心,這麽絕情,此時我也難免會有些失落與自責。

停好車後,還是跟著叔叔的隊伍們前行,畢竟這時我的心裏也很難再尋些情感與外物來填補,心想這樣的遺址只會是勞民傷財罷了,對於這裏也全然不存半點好感。

當和叔叔們壹道去看「地震前後對比圖」時,我才發現睹物思人與先前思想的罪惡感。這裏曾經鳥語花香,這裏曾經雞鳴狗吠,壹片怡然之態,可現在卻只有自己腳下的土石方,壹片落寂。「被掩埋的數為780人」這個數字!還有腳下這龐大的土石方!他們或許現在就在我們腳下!我不禁寒顫、五味雜沈。

如果我就是當時被淹埋的人,面對自然強大的力量、成千上萬噸的土石方傾然間從山上噴射、直沖下來,我會是何等的驚心害怕!會是何等的面目猙獰!會是何等的力量渺小!會是何等的┉┉

面對這些我們又是多麽乏力與慘白,就那麽短短的幾秒鐘時間,他們的生命也就消逝了,想到這些,我不禁心生恐怖,如果換作是我,現在也可能長埋於地下,那時說不定就會是別人來紀念與緬懷了。

如果我就是當時未被淹埋的幸存者,片刻間我也會驚恐萬分,但最重要的也最痛苦的卻是那片刻間失去了世間最為珍貴的至親與至愛的心理歷程,片刻間!強烈而突然的割斷!妳們就存於這片土地之下,而我卻幸存了下來,就這樣的陰陽兩隔!屍骨無存!遺落孤世!那是需要多麽大的勇氣與堅強,心碎與難言接受現實的撕心裂肺,就連祭奠也不知何處,我不免心生敬意。

我慢了下來,我不想放過這裏的每壹個字和每壹張圖片,盡管媽媽還在遠處不斷地叫我快些。漸漸的我進入了「拋射區」,這時我才發現這個紀念遺址修建的是多麽的細心與恰情合宜,走在那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上,就像心歷的每壹步都在進行苦難,看著那些拋射出來的巨石,再回想那些當時受難者面對的壹切的壹切,還是會心有余悸。兩旁深黑有質感的木柵欄與遠處的鳥鳴,更讓人心情沈重萬分,我想此時誰都不願再去感受,誰都不願再去構建:「那種受難的情景」因此我也稍稍地加快了些步子,兩旁不斷有堅定與勵誌的詩歌,那段時日的感動與心歷搭配這些詩歌都壹詞壹句又不斷地在腦海中浮現了,還記得那首「孩子快抓緊媽媽的手」中的「媽媽,妳別哭,淚光照亮不了我們的路,讓我們自己慢慢走;媽媽,我會記住妳和爸爸的模樣,記住我們的約定,來生壹起走」,默念過後不禁會有些失語、眼中盈淚,那壹幕壹幕的感動,只會讓我們對這片土地更加的熱愛,而「五壹二」的紅字紀念碑,更會讓我們刻骨銘心。

或許是太過於疲憊,就沒有再多留意壹些救援指揮活動的照片,但我始終覺得應該再多放壹些苦難的圖片,而不是這些。對於救援的恩情我們會銘記此生,有些感恩總是存於內心溢於言表,但絕不會是忘記,這兒反而應該放些感人的故事與圖片,不至讓人們覺得乏味而歸,畢竟人的領悟與感知能力是不同的,讓他們接受或多或少的接受壹次心理的洗禮與感受,或許這樣才會讓逝者更加安息、讓生者堅強。

終於到了公園的最後壹站,遠遠就看到了「多難興邦」的紀念提詞碑,不禁讓人想起肩負民族興盛之任的總理為人民做過的許多事情,實為民族百姓之福。旁邊的「我唱歌就不會痛了」這句平凡的話更能夠讓人覺得那種在面對地震時我們需要的樂觀與堅強精神。最後去買了壹束小黃花獻在了紀念墻下,雖然我們素未平生,雖然我們從未見面,雖然我們陰陽兩隔,雖然我們┉┉在這裏只希望妳們能安息於九泉,逝者現在很好,請放心。看到叔叔們回去時感概良多,可能是由於年紀的原因,他們並不願意吐露壹絲情感,但我想這次去的目的也達到了吧。

作者

王宜楷文集

迫於生計,流浪成都,本博誌在分享個人雜文集子。

“地震遺址公園:東河口記” 有 8 則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