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書信(上)

親愛的麗暉!我已經有兩天未給妳寫信了。我在他鄉的近況,妳是不是有些迫不及待想了解?托妳的福,我壹切順利,妳不必過於擔心。至於我對這座城市的厭惡之感,較以前好了許多,但妳絕不能自作主張的認為我對這裏開始暗生眷戀。第壹次見到公司的人,感覺還算和善,他們給了我足夠的時間打點住處,甚至還有同事幫我做事,以讓我盡快趕走陌生。令人抱歉的是,我卻辜負了他們,把時間全部交給了汽車的兩個輪胎。如若我不向妳解釋這其中的緣由,妳可能會迷糊。

到成都謀職之前,我就已經把這個消息告之了眾多好友,但這其中和我保持聯絡的朋友卻寥寥無幾,這時我才懂得當初的舉動是何等愚蠢與幼稚。當然也如妳所說,我和他們之間可能發生了壹些小誤會,可傳達簡訊或者隨意寒喧幾句,他們竟也遺忘了。我不好再自討沒趣的打攪別人。不過天下也並不是沒有真正的友誼,他正如黑暗中忽現的壹絲光明,讓人欣慰。

還記得以前我告訴過妳的那位好友嗎?早年我在河邊釣魚時結識的那位,他現在正在四川師範大學深造,當日我還未正式打點好壹切,他就熱情甚至是急切的邀請我,他的舉動幾乎讓我熱淚盈眶。

他告訴了我詳細的公交線路,並還時不時用簡訊提醒我,深恐我走丟或者遇到麻煩。他這般關切使我有些內疚,其實我並不笨拙,大可不必受到如此優待。此刻我低谷的心情又若新生,友誼的魅力讓人感覺無比幸福,除了喜極而泣,別無他言。

去川師的旅途簡直是糟糕至極,公車裏擁擠不堪的環境讓人備受煎熬,妳知道我素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可成都的交通┄┄我想妳應該早有耳聞!更讓人煩躁的是我居然還不小心碰到了壹位姑娘的頭,痛的她小聲的哎喲直叫,面對人群,我尷尬的幾乎無地自容,可讓人糾心的是,面對這壹切,我竟然遺忘了做為紳士應有的風度,向那位姑娘道歉。

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事吧!保留痛苦的回憶只會讓自己更加懊惱。在川師的夜晚真是愜意,他請我吃火鍋,我們還痛痛快的喝了幾杯,臨走時他又送我了壹張公交卡,多麽奇妙的情感!有時候我甚至覺得人生在世有此足矣。麗暉,妳認為呢?

三月五日


下班後的閑暇總是難以打發,像我這樣孤寂的人更是如此。麗暉,假使妳在這兒該多好啊!妳可以陪我逛街、逛超市、逛公園,順便再見識壹下這繁榮都會的夜生活,可現實生活中這也只能是假設。妳說我應該多結識壹些朋友,打發無聊的時光,而我只想告訴妳,除非誌同道合,否則壹切都是徒勞。

夜色漫長無際,沒有更為恰當的形容詞來描述心境,與三道街壹樣安詳,我靜享時間之河的流淌。悄無聲息或許對於這座不夜城來說簡直就是壹種奢望。突然,我平靜的心房被某種氣質撫摸,原來是樓下傳來的琴音。她時而清幽,時而澎湃,甚至每壹個音符都飄進了我的內心。這樣寂靜的夜晚,再聽到此等琴聲,會不會是老天對我的格外恩賜?這高山流水的曲調究竟出自哪裏?我迫切想知曉,此時此刻她也壹定陶醉在自己親手釀制的曲香中吧!不!身心愉娛的思緒被我無情中斷,我得感謝她!不論用什麽辦法,至少今晚她使我不再孤單。

三月六日


陽光明媚的壹天又過去了。不知為何,麗暉,近幾日我心情大好。我想告訴妳壹件事情。妳聽完以後壹定會認為我反復無常。我感覺自己已經日漸適應了這裏的生活,更為奇妙的是她還有許多可愛之處。這些毫無保留的心聲,雖然絮刀,希望妳別見意。

每天我都會和人潮壹起按時過馬路、上下班,沒來成都工作之前,這對於我來說,會是多麽的不可思議與令人厭惡!可換作現在卻全然不失為壹件樂事,她像月亮圍繞地球公轉,有著自己的運行軌跡,這個比喻於我也很合宜。妳知道那段我不願意回首的記憶,現在我終於打破了它,讓生活重回正軌。這座城市又何嘗不是呢?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這可能正是我們生活的快樂之所在吧。麗暉,我想妳壹定會答復我習慣就好,但這又不免讓人憂慮起來,適應生活只是壹種生存技巧,我與這裏的情感固然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加深,可對於過客而言,我們終將離去。我不願老無所依的時候再去緬懷與惆悵,又或者說她並不能讓我內心真正充實與平靜,不斷的旅行只能給人短暫的慰藉,人類孤寂的內心卻永遠無法填補。我喜歡這裏的時日可能不長,甚至過不了幾天就會心生厭惡。人類對於熟知的事物,往往都會有恃無恐,更何況我這樣反復的人呢。混亂的思緒真令人疲憊,但願今日我向妳傾訴的話,不會讓妳失眠,否則我將徹夜難安。

三月七日


正如上次所言,這幾日我便有些不耐煩了。不過我厭煩的只是工作罷了。生活,我還是壹如既往熱愛。妳好像對我的工作還壹無所知,現在我就向妳解釋清楚。起初我還以為這份美差就是寫作,後來我才知道,那不過是壹種奢望。我需要做的僅是日復壹日的竊取文章,然後修改為我所用。他絲毫沒有我先前那份差事有趣,至少我還可以發揮主觀能動性。麗暉,人為什麽要學會回憶?我後悔當初自以為英明無比的決定,後悔當初沒有好好珍視生活,回憶讓人矛盾,但妳理性面對這壹切又會怎麽樣?選擇也只是個天大的笑話,無盡的在回憶與現實之間跳轉,只會讓妳陷入痛苦的泥沼。有時我真暗地裏佩服那些幾十年如壹日的人,這樣枯燥乏味的生活,他們竟能熬過來,又或許他們已經習慣了平淡。我該如何是好,我無法控制焦躁不安的內心!他總是希望激情澎湃,希望驚險刺激,妳能給我解藥嗎?

三月九日


妳說我應該多看些書或者外出走走,以此來緩解內心的不安。毫不委婉的講,那些方法我早已嘗試過了。書藉只能讓人暫時安寧,久而久之,妳就會發現書中記載的內容,除了讓我們去忍耐與寬恕生活之外,卻別無它法,真令人難以接受。

不過今天我還是遵從妳的命令,壹個人去了寬窄巷子散心,如若不然,我可能會抑郁而亡。這條安仁老街像位說書先生,他用非凡的記憶講述著悠遠的故事,我則在如癡如醉聆聽。老街的青磚綠瓦、熙來攘往,不免讓人有種風景如畫,景色若詩的感覺,有時候天然藝術品就是這般自然而然的讓人心曠神怡,並不用刻意雕琢,再華麗的形容都會被廢棄!我跟著人眾漫步在街道上,遠望前方,假若時光流轉,那穿越千年流落於江湖的俠客,老街兩旁可能就是他心裏所謂的天涯。假若此時下雨?那又會是怎樣的壹番景致?小巷聽雨,在屋檐下沏壹壺茶,再有女子撐油紙傘經過,更會讓人覺得妳我相忘於江湖!假若天氣明媚?陽光照在斑駁的磚墻上,我們又可以壹起分享靜謐的時光!可這裏我卻形單影只,孤獨無處言說。

聽完描述,我想妳壹定想去老街看看。麗暉,妳千萬不要太過於感性,否則下次妳來遊玩時,可能會失望之極,妳應該明白現實入景與感性想象的差別。雖然老街保存了大部分原有的建築風格,可事過境遷,我們的生活方式與人居環境早已不相適宜,這裏好像只是我們追尋記憶的壹個定格,沒有了小販叫賣,沒有了十裏酒香,更沒有了炊煙裊裊,像壹篇散文,有神無形,當妳讀完之後,才發現她並不若妳想象的那般深刻。人們評判事物時,往往會用好的方面去代替整個事物,我不願偏頗的向妳展示老街,只因我不想刻意隱瞞或欺騙,否則我就違背了真誠。

當然我的話也並非千真萬確,畢竟我不是藝術家,我只是個流浪漢。

還有忘記告訴妳的是,憑借直覺,我發現老街隱匿著許多記者。他們用相機拍來拍去,讓人厭煩到了極點,可我也不能自私的剝奪別人的權力。記者無奈於工作可以讓人理解,可不知為何遊客竟比還他們繁忙,又或許遊客和老街壹樣,他們正在尋找那轉瞬即逝的青春記憶,這樣做會讓他們真正領悟與珍視生活嗎?我不得而知。

                                                                      三月十日


我已經壹周沒給妳寫信了,麗暉,不知妳是否惦記過我。每當我準備下筆給妳寫信時,腦子總壹片空白,可我又不願讓妳看到,那些無休止的嘮刀。生活非常平靜,內心反而無比空虛與恐慌,妳無法控制靈魂深處的吶喊,更讓人痛苦與自責的是,把這壹切去面對現實。

我的工作雖有些不道德或帶著某種欺騙意義,但在其他人眼中卻好像早就習以為常,它讓我自責了很久,有時候我甚至想放棄眼前這份工作,可面對現實,我又不得不選擇繼續與他們同流合汙。

我想忘掉這壹切,麻木的去面對生活。同事們的談論又會無意提及,做記者不好嗎?是啊!多麽自由,多麽偉大的職業,它至少不會讓文字作為某種利益手段,至少不會讓人像機器壹樣覺得工作煩躁無聊,更不會讓妳違心的去面對……這些只不過是厭倦某種事物後,對回憶的讚美罷了,人類往往會犯的通病。如果真有工作可以讓妳用心去彩繪世間的壹切,讓妳心甘情願的為之付出壹切,那將多麽美妙!可惜的是,於現實而言,簡直癡心妄想。

昨日下午,引薦我的阿姨讓我幫她搬家,我自然義不容辭的去了。我同她壹道走在綠樹街邊,談論人身理想與未來。她提及在外打拼的女兒,她沒有束縛過她,只希望她能夠快樂的享受生活,不論是快樂與痛苦。我反問道,妳不害怕她失敗嗎?她豁達樂觀的表示,趁著年青,出去闖蕩壹番也不失為好事,面對世界,我們何不放手壹博?重要的是過程,而不是結果。這樣的問答讓我有些尷尬,為什麽我會瞻前顧後,為什麽我會有那麽多思想包袱,我是懦夫?也許人生就是被假設與猜測打敗的吧!

三月十二


人生就像壹團欲望,不被滿足便痛苦不堪,滿足後又覺得無聊,我們不斷徘徊,又或者努力獲取物質才是幸福,即使如此,我們也不會因為個人擁有的財富而不去面對終點。麗暉,花開花謝,萬事萬物都有終結,為何我們不趁早放棄這些無謂的追求,不再為其煩心,也許妳會說這是消極悲觀,可我卻覺得這是勇敢,世間最大的勇敢!人們終究會面對這樣壹個悲慘的結局,大家都心知肚明,只不過我們總是心存畏懼或者貪戀塵世,更有人用明日更幸福的心靈雞湯來安慰自己,以度過千篇壹律的人生。我們早點結束這場不必要的爭論吧!從明天起,我也用假設的幸福來安慰自己,假裝可能會讓我更快樂壹些。

每逢周末,除了做清潔以外,其余的閑暇,我幾乎都在睡覺,不知為何,樓下已經很久沒有傳來琴聲了,女主人可能最近較為忙碌,當然這只不過是我的猜測罷了。突然,急促的敲門聲響了起來,我帶著睡眼與倦惰去迎接這位訪客。

門外站著壹位身材矮小微胖的中年婦女,她是樓下的女主人!那位我曾朝思暮想要感謝的女神,她的容貌簡直讓我失望至極,就連她平日裏深情彈奏的曲調,此刻在我心中也已跑調。人人都不喜歡偏見,可人人都不會輕意放棄偏見。這壹刻,我漸漸懂得蒙朧美與距離感對於現實的恰到好處。

父母恩賜的面容,我不應報以過多的偏見,心智與修養才是人們最欣賞的美麗,但這些東西並非壹朝壹夕就能改變。麗暉!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她來的目的竟是為了壹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我剛涼曬的衣服,水滴落在了她家的雨棚上,她讓我盡快挪開。我只好強顏歡笑的賠了不是,才化解她咄咄逼人的態度,心中強忍著惱怒,直到她離開為止。

這與她高尚美妙的音樂簡直就是天差地別!高雅的藝術為何搭配著小肚雞腸?對於我這樣的流浪漢,她竟沒有絲毫同情心。縱使擁有全世界最美妙的曲譜,她也不可能彈奏出令人陶醉的音樂。

三月十三


那位不速之客離開之後,我回到房間,為了盡快心平氣和,我從書架上取了壹本詩集。人們常說書籍給人滋養,我卻害怕深陷其中。麗暉,如果妳還記得我以前說過的話,那麽此刻我想妳壹定會感同身受。在這繁華的大都市,我們的心靈總會不平衡,畢竟我們能擁有的,真的太少了!每逢假期,我都只能呆在房間。妳可能會說,城市的美好需要我去積極尋找。而我只想坦白的告訴妳。麗暉,這裏除了陽光、空氣以及妳視線看的東西外,其余的壹切,若妳想擁有或使用,都必須支付。

現實的虛華與占有,我們身來就不平等。思想與靈魂,眾生卻無尊卑。麗暉!上帝對世間每個人都是公平的,似乎我有些迷信,但我總心懷敬畏。現實世界中得不到的滿足,我們可以假借書籍,進入另壹個世界。在那裏,我們可以暫時忘卻世間的壹切不公;可以延伸自己的生命足跡;可以體驗更多我們從未體驗過的人生,不論欣喜或苦難。有時我覺得這種幸福彌足珍貴,有時我又不斷否定自己,不要再自我欺騙,畢竟我們誰也無法擺脫現實的苦海。回到現實,人們又會以物質為標準來衡量自己,這種價值觀讓人痛苦不堪。

“只要想起壹生中後悔的事,梅花便落了下來……”正當我讀到這首詩時,電話響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五年未見的同窗,竟邀我明晚去他處敘久,並且還告誡我不能推遲他的美意。多麽美妙的夜!麗暉,只要壹想起明日的旅程,我就難以入睡,妳是否也會因我而不眠呢?願妳夢好,晚安。

三月十五


有時候我們認為事物很美好,往往是因為心中有期盼,可面對虛幻的假設,誰又能預知未來?倒不如好好珍視現在。下班後,我立即坐上公交車向他處趕。麗暉,這次旅程真令人舒心,除了他親切的關懷與舊別重逢的欣喜外,我還發現疲憊緊張的城市,夜晚居然會有溫馨浪漫,同時也讓人迷惘。他的住所並不遠,公交車過了三個站臺,我就下車了。

接下來的故事漫長而苦惱,我不確定要用哪種方式描述,以使妳能清晰感受這壹切,又或許世界上有太多的事,並不需要我們弄清楚搞明白,妳知曉就夠了。

壹見面,我就向他表示歉意,畢竟他已在公交站臺等候多時。他沒多少變化,只不過現今略胖了些,而他對我的評價,確實讓人寒顏,我唯壹讓他肯定的是個子比以前高了。我本以為他會帶我去武侯祠逛逛,順道再談談人生與理想。他徑直讓我上樓。

我有些不知所措,我們到底要去哪裏?他卻用其它事敷衍我,不作回答。我們到了壹個音樂大廳,大家正在盡情跳舞,原來是壹場舞會。麗暉,妳千萬不要誤以為這完全就是壹場單純的聯歡,舞會前臺懸掛的放飛夢想四個大字,正是此刻我思考的主題。他邀請我跳舞,由於沒有舞伴,我只好委婉拒絕了他的邀請。

面對這般景致,我腦中不免充滿猜忌與疑惑,但這種思緒僅蔓延了三四分鐘。舞會結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舞者們就像草叢邊被驚動的野天鵝,壹分鐘不到,他們便迅速而整齊的聚坐在幕布下面了。正當我對這種狀態驚嘆與不解時,他急迫而有禮貌的讓我也匯入其中。

臺上突然有人激情演講起關於夢想的故事,我有些不耐煩。我告訴他,我要離開!他認為我不懂欣賞,讓我再慢慢品味這需要時間考驗才能換來的濃香。麗暉,妳可能不會對我當時的心情感同身受。平日裏,大家交談中會產生沖突或不愉快,即使如此,我們還是會努力堅持與倡導自己的信念。今晚他企圖改變我心中的這份珍藏,我必然不能坦然接受。

三月十七

作者

王宜楷文集

迫於生計,流浪成都,本博誌在分享個人雜文集子。

“成都書信(上)” 有 3 則評論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