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書信(下)

趕往川師的路上,我思緒萬千,卻並非因為夜色迷人。為表禮尚往來與感激,我本打算請他用餐,但未遂吾願。到達目的地後,他便徑直帶我去了餐館。

原來他正在和同窗喝酒,我只不過是順道吃個便飯,幸虧我還識得壹位朋友,否則就尷尬了。我不喜歡與陌生人吃飯,這次卻並未反感,至少還得先填飽肚子。他們邀請我喝酒,由於身體欠佳,我婉絕了這份好意。他們邊喝邊聊女人,女人和性或許是人類永恒的話題,此情此景,我的大學又何嘗不是?那個曾經離我很近,現今又很遙遠的世界。望著他們迷醉的眼睛,我要了杯酒,沒有和他們碰杯,只是獨自飲下。他們大聲聊著愛情與相信,辯來辯去,壹杯又壹杯,我未作聲,靜靜獨飲,有些事我們只有親身經歷後才能知曉。

飯罷,我們去了歌廳。其實我早想歸家,可礙於情面,又只得舍命奉陪。高歌幾曲,豈料意外便發生了。我們與壹位廣東人因切歌而起了爭執,酒意正濃,大家都不讓步,最終戰爭爆發了。我躲了起來。今晚我本應該早些離開,不該在此逗留;為什麽我要躲起來!我不斷反問自己,為什麽我不去和他們壹起戰鬥!我就是個懦夫!或許我跟他們並不太熟,我不應該為此付出太多,更何況歌廳老板已經報了警,我還要考公務員,我不能記錄在案,絕對不能!這壹切過後,我的朋友又會怎樣看我?我是不是太過於自私!可我憑什麽去為僅有壹面之緣的人而付出呢?是他!我們當中的陌生朋友造就的這壹切!他應該受到懲罰!此刻我到底應該怎麽辦?沒有選擇與決定,外面的打鬥還在持續。

不多時,打鬥便結束了。只有他壹個人在外面,我近乎膽怯的上前為他的傷口消毒。他笑呵呵的說:“很久沒打過架了”。他是在掩蓋自己內心的怯懦,我了解他。

“回去吧!別再這樣!這樣會毀了妳!”

他默嘆了壹口氣,“他們欺人太甚了,我們當然也不能太軟弱,妳別害怕。”

我有些無地自容,危機的關頭,我不但未助他壹臂之力,反而還這樣猥縮。

“我本來想幫妳,可我要考公務員,有些事,我不能再像妳們壹樣勇敢……”

我們都默默低著頭,他說了壹句,既讓我感動又難堪的話。“其實我也不想這樣,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必須幫他。”

茫茫夜色裏,他的同窗突然出現了,還帶著壹把匕首。他不服氣的揚言此報必仇,但那位廣東人早已消失在人海。他在原地等候不久,便被我們勸返了。大家借著酒興,在昏黃的校園歪歪斜斜的胡言著生活,我沒有融入,只因我的年齡已經回不去了。

我本以為能夠疲憊的同大家道晚安了。回到處所,他的同窗卻強行踢開了隔壁住戶的門,更令人惱怒的是,他又拿出匕首,“從來沒有人這樣欺負過我”,我們又只得賠禮道歉半天,才免過壹劫。

熄燈之後,我淡淡的說:“這樣的朋友還是別交為妙?”

“我了解他的性格,今晚他喝的太多了,他可能才是我真正的朋友。”他快速回道。

沈默不語。關於友情,他的話或許正確。面對黑夜,我想起大學校園裏,喝的爛醉如泥的兄弟,相互開著玩笑的情景。

三月二十六


東方既白,緣由昨夜惱心過度,晨起我便覺得腦袋微微作痛,不過我們還是堅持出行了。

公車之上,誰也不願再提及昨夜的事。我本想觀賞窗外風景,以此消遣時光。難料車速過快,除了行道樹外,並無其他新意可言。古時的旅途會給我們帶來愉悅,現今的空間快速轉換卻無半點幸福可言,只余悲嘆。不多時,我便疲憊不堪的睡著了。

下車後,我聯絡了許久未曾見面的好友,他因無處打發時間,便隨我們壹道共赴桃花山。此次出行,其實我早有心理準備,結果竟未料道,此處讓人失望之極。山不為山,羊腸小徑直通山頂,徑旁被小販圍得水泄不通,以致道路阻長,來去通行使人心神俱憊。山上桃樹寥寥無幾,賞花之雅興暫且不言,桃花壹詞只不過為掩人耳目,虛張聲勢罷了。大量新造仿古建築玩物,偽裝的文化沈澱外殼粗俗不堪。此情此景,我突然衍生悲涼之感,羊腸小徑上密密麻麻的人眾,我們到底在尋找什麽?枯竭的精神,缺失的信仰?

好友見我心事重重,又知此處並無情趣,便提議我們下山小聚,以除陰霾。我們來到小酒館,以小菜燒酒敘舊,古人言,他鄉遇故知,此乃人生四喜之壹,今日實屬幸哉!席間我們談論工作與生活,談論家常與未來,我不禁感慨萬分,世事艱難,我們誰又能拒絕生活的苦痛?誰又能不獨自承擔?喝著小酒,我們推心置腹,暢所欲言,沒有隔閡,沒有掩飾。麗暉,只願妳能如我般領略其中的真意,妙不可言。

三月二十七


遊玩作罷,我又回到枯燥乏味的工作中,讓人有些無所適從,但也只能忍耐。我不斷反問自己,這樣的生活究竟何時才是盡頭,又或許這壹切根本就沒有出口。幾日下來,無話可言。正當我陷入絕望與麻木之時,奇跡突然發生了,領導讓我出差!麗暉,妳是否也會驚訝,雖然我工作態度與業績欠佳,但這份美差卻是千真萬確的降臨在我頭上,難掩內心的激動,我即將要遠離枯燥的工作與生活,去體驗新的征程。這壹切是命運使然,還是其他?即便如此,我內心深處還是難以擺脫憂慮,公務員招考即將臨近,我該怎樣去面對。真讓人心神俱焚!出差之事,拒絕?還是不拒絕,於我都很為難,這或許就是我們所謂的身不由已吧。打點好行李,我便隨同事踏上了旅途。

火車並沒有隨黑夜降臨而停止,反而繼續穿行於荒野與城市,我臥聽窗外,江上偶爾昏黃的漁火和馬達聲,靜的有些怕人。不知為何,我突然覺得自己像壹個流浪者,這身份還讓我羨慕不已,他可以隨意穿梭於全國各地,但又不知道自己在尋找什麽,這種氣質反而讓人溫暖無比。回到現實,我所面對的只不過是狹小冰冷的車廂。

此次差役,同事個個口若懸河,以才示眾,以致我發言的機會也被人霸占了,我落得了個清閑幹凈,倘若論字排輩,我應該壹樣沒有發言權。

工作之事,無話可言,每晚推杯換盞,才是度日如年。公事酒局,身不由已,偽裝做作,虛情假意,讓人作嘔。每當我舉起酒杯,恭恭敬敬、口吐玉珠之時,心中難免會有幾分不悅,面色又不能讓人察覺,實在可惡。

世間酒局甚多,此舉也不能以偏蓋全,如若情景皆致,三朋四友,金杯又何必拒絕,再以肺腑之言,豈不美哉!我雖有些厭惡此等為人行事,但世間之人誰有能免俗?自作高雅讓人疏離,進而相互恥笑,我們有何必作繭自縛,拒人於千裏之外,反倒不如雅俗共賞,嘗盡百態,也不枉人生這壹遭。此種處世哲學,勿變改也不隨大流,內與外兩者處理的恰到好處,真不失為壹種人生藝術。我們大口大口吃肉,大口大口喝酒,暢聊甚歡,工作之事也順帶水道渠成,好不快樂!更甚者,他們已決定明日帶我出遊。

三月三十


壹早我們就啟程了,目的地乃舉世聞名的三峽大壩。綠波與兩岸交相輝映,青峰夾江而行,人家傍山流雲,實乃人間仙境,世外桃源。煙霞黛岫,航運繁忙,更不乏生活氣息。遺憾的是車速太快,沿途美景,未能盡收眼底。但願有生之年,有朝壹日,乘舟直下,再細細品位壹番。“朝辭白帝彩雲間,千裏江陵壹日還……”,時過境遷,若有所思,便也足矣。

行車途中,遠眺大壩,氣勢磅礴,實有寄蜉蝣於天地之渺小,捫心自問,心裏總難免有幾分畏懼,卻不可名狀。隨後我們參觀的截流園、船閘、橋等現代文明景致,除三峽畫作栩栩如生外,其余之事,自不多言。緣由景致稀少,艷陽當空,疲憊不堪的我們只好去秭歸稍作歇息,再順道加些餐飯。令人驚嘆的是,途經之地景色幽雅,竟也讓人心曠神怡,若輪回至古時,青山綠水,黃發垂髫,勢必宛若仙境。

填飽饑腸,我們踏上了歸途。與起初不同的是,車上多了位本地人,我欣喜若狂的向她求解,心底的疑惑。

“妳住在庫區附近嗎?”

“對啊!我就住在這附近。”

我直接開門見山的說,“妳們覺得三峽大壩怎麽樣?”

壹聽此問,矜持的小姑娘瞬間就變成了我的老相識,她滔滔不絕。

“三峽大壩當然好了!未修三峽大壩之前,我們本地經濟滯後,年年洪澇,而今洪澇災害

減少了,地方經濟也活了,現在我的家鄉馳名中外呢!”

“還有其他方面嗎?這些年妳們覺得周邊的氣溫有沒有變化?”我淡淡的追問道。

“這些我就不知道了。”

我無言以對,望著窗外,內心突然橫生出壹種遙遠,將來又會是怎樣呢?

四月壹日


返歸成都,我們未作休息,便又投入了工作,身體異常疲憊,明日我又得去綿陽參加公考,或許飄泊不定的日子才是我們所謂的生活。

下班後,我直奔火車北站,去向綿陽。令人苦惱的是,此次出差耽誤數日,出線希望渺茫,但若不去,心又不甘。更讓人後怕的是,我並未安排食宿,即便如此,我還是決定獨赴旅行。

車廂內熙熙攘攘,待火車開動後,才恢復寧靜。我靠窗而坐,對面是壹對情侶,他們正為婚房的事爭嘴,只言片語都未離開父母的資助,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著實令人作嘔,這是天經地義,還是自私與悲哀?與我有何幹系。看著窗外變幻的景色,疲憊的身軀竟有些沈醉。突然有位老人走過來,他有些暈車,想與我調換座位。趁此機會,我就離開了。

寄托心靈的景色消失了,我反倒有些不習慣。旅客沈默對視,大家都在等待列車到達終點站。我座位旁邊站立的中年婦女身子有些不適,我較為瘦小,便邀她擠坐在壹起。周圍的人默默應允了,只不過並未於作聲。而我既無錢財,也不與她相識,處心積慮的防範會讓人疲憊,還不如開誠布公。她也許會把我的淳樸與真誠誤解為虛假,那麽誰又能分辯世間的真真假假呢?我毫無防備的和她聊了起來,實則也為打發時間。

她的女兒相過三次親,她說自己從未幹預過女兒的婚事,可交談的內容卻全都是她對其的看法。

“我女兒很上進,她說現在還未到談戀愛的階段,即使有許多男孩追求,她也斷然拒絕了。我曾多次勸說她,可她就是不聽。我看著也著急,就陪她去相親了。”

“結果怎麽樣?”我問道。

“熟人介紹了幾個,印象尚佳,可我總覺得有些不足。上次相親的那個男孩很上進,相貌也不錯,恰恰就是沒房,這是壹個很大的困難。”

“年青人沒錢很正常,他們需要時間彌補。”

“我們都不願意等待,我想讓女兒早些幸福!”

“幸福……”我欲言又止。

“他們可以壹起奮鬥,努力買房,這樣或許更有意義。”

“這樣不現實。等妳買了房,都老了!還有什麽意義?這次相親的男孩呢,家庭條件還不錯,房子也有,可長相又太醜了。哎,真可惜!”她略帶惋惜的說。

有些事不必過於強求,隨緣吧。我沈默地望著前方,煩惱的對話就此結束。

四月三日

作者

王宜楷文集

迫於生計,流浪成都,本博誌在分享個人雜文集子。

“成都書信(下)” 有 3 則評論

    1. 我是大陸人,大陸人用祖宗的文字很正常啊~ 成都還行吧,自己開心就好。

  1. 明雨告诉自己永远不要放弃,那怕笨鸟先飞,让生活更加充实,当一个人遇到困境的时候,明雨觉得那是在等待前程更加辉煌的盛宴!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