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的美夢

房屋迷航
玉米林子泛起陣陣波浪
電線桿巍然不動
她知道方向

天空掠過的飛燕
是魚兒在藍色天河裏遊蕩
雲朵做成石頭
她時而躲藏

看窗外
不知道妳的模樣
看窗內
好像只會有憂傷

等花兒雕零的時候
妳會來拾荒


小麥

雨在深夜裏壹個人心寒
被妳生氣淋濕的孤單
等陪伴走後妳才發現
怎麽能怎麽能再去假裝冬眠

我耗盡青春年華等待的故事
在年邁時才翻看著泛黃記憶
我為妳專程留的長發
只為妳能再次停下

她們慢慢老去後
我全部割下
好想告訴她
這裏是
不能再有妳的圖畫


抱著妳,總讓人覺得有種心甘情願的疲憊
妳早出晚歸澆灌的,直到發出愛人的聲音
感受妳的體溫,妳的呼吸,然後匯集成沒有波浪的海
用手指柔弱的捋過美麗的,長發
這種靜靜的安然┉┉
便似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1 comment / Add your comment below

  1. 直到最后的最后,一切都化做很久。当最初的纯真,成为经风历雨后的过往春秋。那些被清澈的洗净,只留下一影模糊到朦胧的轮廓,于失落中丢掉了稚嫩的青涩,任沧桑抚慰疼痛的呐喊,随着岁月的脚步渐渐疏离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