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地分居

兩地分居。一方就像河邊不停轉動的老水車,竹筒緊挨竹筒傾倒著灌溉田地的清水;另一方則像飛翔在浩然長空的風箏。時而遠遠不見,時而輕風歸燕。家是一幅美麗共構的憧憬,我們守護著老水車,也牽握著隱約的風箏線。

歲月不饒人,你偶爾感到疲憊。循規蹈矩望不到頭的生活沒了新意,家庭或者工作的各種羈絆令人忽然想要一個溫暖的心靈港灣。

你開始收緊風箏線;你開始在遠方呼喚。你想與遠方拼搏的愛人每時每刻一起分享生活的瑣碎與甜蜜;你想要家人給予拼搏的鼓勵與愛的溫暖。我們都需要彼此更好成全,然而相互的情感需求卻沒有完美嵌合。

你忙忙碌碌沒有多大前景的工作,最近考慮是否換一份能夠提高收入的工作,35歲這個年齡有些岌岌可危。早出晚歸,你還得照顧孩子的起居與學業,擔憂父母的身體與心情。你只有乘坐地鐵才會感覺片刻放松與真實。你不會將脆弱與報怨分享給另一半。你等待愛人在遠方說一句噓寒問暖或者虛擬共擔。人們往往低估了語言的力量,在你心中一切或許就是那樣簡單。你也並非不能理解另一半的繁忙,你只是忍受不了雙方聯絡的長期斷線。你不相信愛人沒有半點閑暇,你漸漸過份在意愛人的回復,你認為這世間除了生死,能有多少大事?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沈默令你苦不堪言。

你整日忙碌工作,事業可能如日中天,遠方傳來的簡訊總是令你感覺不切實際勞煩。你覺得家庭情感只是生命中很小一部分,你不願過多回復那一份「陪伴」,你甚至幾天不與遠方通電,你想一個人獨處,你想做一些自認為有趣的事。

時間慢慢讓誤會產生了。你怨另一半沒有家庭觀念,天寒問暖、家常閑聊、為家人做一道小菜,平平淡淡的陪伴就是幸福感,你的愛人就是不能感知;你怨另一半不是事業堅強後盾,整日對你「窮追猛打」跳不出情感聲索怪圈,你說這是一種「精神束縛」,河邊的老水車變成稻田裏的大風車,「遍體鱗傷」的堂吉訶德喪失了語言。

你非常失望;你委屈異常。你說愛變了。你說愛淡了。你無法在自己的世界獨善其身,更無法在愛人的世界順其自然。你毫無顧忌數落另一半的缺點。大家誰都不能理解誰。大家又誰都能理解誰。你陷入情緒的泥潭久久無法自拔。大家固執己見,你站在原地,誰都不願主動上前一步。

至此,你決定轉移生活重心,關愛父母和照顧孩子;或者你還是性格使然無動於衷,繼續盡情忘我工作。你在朋友圈曬出幸福,實際你並不關心多少人關註點贊。你發現自己的生活有一塊空白需要填補。你從不害怕孤獨,美好的事少了最愛的人分享令人有些失落和乏味。你在深夜緊緊摟住自己,但願有人飲水替你解渴。

你還是不習慣距離之感。成年人應有 自我疏通與修補能力。不要在意自己是一粒塵埃,你還有愛可以構建一座橋梁。你在生活的河流裏捕撈,你在單向奔赴路上, 讓我們長成一顆桃樹。

1 comment / Add your comment below

  1. 我也30了,因工作调动,现在也是两地分居的状态,很难,特别是有事情无法立即出现在她身边帮助她的时候,很无力。

發佈回覆